《蒹葭》

天气愈来愈冷,虽然太阳依旧明媚,但少了些温度。今天早晨路过东操场,看到草坪上白茫茫的霜,想到了这首诗。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
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